五年七班的家

關於部落格
我的歌將成為你的夢的翅翼,將你的心移送到不可知的岸邊。~泰戈爾 導師 高敏學
  • 46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<讀者文摘>2010年亞洲英雄獎

正午的烈日使人身體黏膩濕熱,辛蒂卻很有耐心地解釋這棟兩層樓公廁的建造方式。辛蒂今年三十九歲,有兩個孩子,說起話來朝氣蓬勃,完全看不出是目不識丁的貧民。   我問:「你怎麼會懂這些?」辛蒂笑說:「這都要感謝先生。」   辛蒂口中的「先生」──喬肯·亞普譚(Jockin Arputham),盤腿坐在達拉維貧民窟的辦公室地板上,全孟買的貧民窟就數達拉維最大、環境最惡劣。屋裏擠滿了貧民窟的居民,亞普譚身材矮小,穿著淡藍色長袖襯衫與深色長褲,同時講著兩支行動電話,還跟面前一位表情焦急的婦人談話。   婦人的孩子罹患血癌,亞普譚正幫她募款籌措醫藥費。另外,他也和孟買的市立醫院聯絡,想為婦人另一個女兒找份護士工作。    最後他以印地語(Hindi)對婦人說:「星期一再來吧。」她碰一碰他的腳後離開了,這時他的行動電話又響起。亞普譚以當地方言馬拉地語(Marathi)說:「不行,週五早上我要和市府官員見面。」   電話才剛掛掉,又有人從肯亞奈洛比打來。亞普譚馬上改用英語交談:「哈囉,珍。是,我要去尚比亞(又譯贊比亞)。辛巴威(又譯津巴布韋)的部長來過,我帶他到倫敦參加平價房屋會議了。」   亞普譚遊走世界各地,任務只有一個:幫助貧民窟居民(他自己也是)發展個人與社區力量,爭取像樣的住所、民生設備與生計。過去二十五年來,他獨力或與他人合作建立了許多組織,幫助印度及三十多個國家許許多多的人追求更好的生活。    曾任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主席的瑪麗·羅賓森(Mary Robinson)說:「亞普譚與其無遠弗屆的夥伴網絡致力打擊貧窮,在今日亞洲與非洲的城市裏,堪稱最成功的例子。」       六十三歲的亞普譚大半生都在孟買的貧民窟度過,其實他出身富裕人家,小時候上學還有僕人幫他拿書本與點心。後因父親酗酒,一家淪為貧戶。亞普譚十六歲輟學離家,在邦加羅爾受雇於木匠,勉強糊口;一度因絕望而服毒自殺,幸好最終吐了出來。   一九六三年,一個看似生活優渥的舅舅要他到孟買同住。後來他才知道,原來舅舅做的是走私勾當,住在一處叫吉納達的大貧民窟裏,於是亞普譚再度離家。但他仍留在貧民窟,晚上席地而睡,在公用水龍頭下洗澡。   和孟買所有的貧民窟一樣,吉納達是個熙來攘往的城鎮。亞普譚靠建造與修繕房屋開始自食其力,並關心起這個有七萬人居住的老社區。他不但組織兒童歌唱班,更開辦非正式的學校。   學校旁邊有座垃圾山,一直沒人去清理,因為市政府清潔隊的服務範圍不包括吉納達貧民窟。亞普譚想到一個聰明的辦法,迫使當局不得不負起責任。   某個週一清晨六點,數百名學童在垃圾山前集合。每個孩子各用報紙包起一公斤左右的垃圾,一行人一路歌唱喧嘩,步行到還未開門辦公的市府前,將一包包發臭的垃圾丟在門外。市府官員對亞普譚的作為大感憤怒,但終究同意派一輛卡車,定期去吉納達貧民窟清理垃圾。   亞普譚回憶說:「那起事件改變了我的一生。」他體會到社區組織的力量。   亞普譚很快成為吉納達貧民窟知名的青年領袖之一,曾帶領不少社區活動,包括清理公廁、違法接水等等。   到了一九六○年代末,市政府宣稱某公家機關要為員工蓋七百間公寓,需要這塊地,命令吉納達貧民窟的居民搬到幾公里外的地方。居民群起抗議,指出孟買多數貧民窟是蓋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,但吉納達不同,這是二十年前由市政府興建的。然而,當局的態度十分強硬。   漫長的抗爭從此展開,亞普譚全心投入。他發起設路障、集會與示威,遊說全國性的政治領袖,並到法院控告政府。他前後被捕數十次,要不是偶爾靠遁入貧民窟婦女中脫身,次數應該更多。   亞普譚帶頭的抗爭引起了國際注意,但終究徒勞無功。一九七六年五月,推土機夷平吉納達貧民窟,亞普譚和其他居民不得不搬離。   其後數年,在其他為窮人爭取權益的基督教組織協助下,亞普譚走遍印度許多城市,與當地的貧民窟領導人及主張居住權的運動人士會面。每個人都為了阻止官方的拆除行動而傷透腦筋,最後決定聯合起來組成全國貧民窟居民聯盟(National Slum Dwellers Federation,下稱貧民聯),由亞普譚擔任主席。現在,貧民聯在印度七十二座城市約有會員二百萬人。   其間,亞普譚的觀念逐漸改變。他得到一項結論:城市貧民的生活若要大幅改善,一定要靠強而有力的社區組織與政府合作。這並不表示,政府說什麼窮人都得接受,事實上,這正是許多大型開發計畫失敗的原因。規畫與執行這類計畫時,窮人的發言一定要受到重視。此外,他們必須向當局證明,他們雖然貧窮、沒受過正式教育,但有能力監督和自己切身相關的計畫。   一九八○年代中期,亞普譚得知孟買剛成立一個特殊組織,名為地區資源中心促進會(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Area Resource Centers,下稱促進會),是由一群對傳統社會工作不滿意的專業婦女組成;她們和亞普譚一樣,相信窮人應該要組織起來。促進會輔導過人行道女住民,深信窮人在爭取合理生活條件時,應由女性擔任前鋒。婦女遠比男性更清楚家庭的需要,也更有決心爭取權益。   一九八五年七月,印度高等法院判決,孟買市政府可以從十一月開始拆除所有的人行道住屋。這項判決引發恐慌,一些政治人物與激進分子主張抗爭,但人行道女住民不贊同,她們知道任何抗爭都注定失敗。那要如何應對呢?為了讓社會大眾關注此一危機,促進會進行詳細調查,顯示在孟買的窮人中,人行道住民是最為貧窮也最為弱勢的一。   促進會的調查報告於十月中公布,引起廣泛注意。亞普譚也很關心,便與促進會會長舒娜·帕特爾(Sheela Patel)見面,建議兩個組織攜手。這確實是很特別之事,一方是熟知街頭生存之道的貧民窟領袖,一方是中上階級的社運人士;事後證明成果異常豐碩。   亞普譚在貧民聯的同僚均為男性,但直覺告訴他,貧民聯未來的領袖將以促進會的人行道女住民為主。不過,首先要做好一些準備。在亞普譚的鼓勵下,人行道女住民開始討論她們想要的住宅類型,學習基本建築技巧,並開始儲蓄。由於那些婦女目不識丁,亞普譚教她們測量長度時,就使用紗麗(印度婦女身上的紗服)及已婚婦女所戴的項鏈為單位。   帕特爾還記得,當時很擔憂這一切終究會徒勞無功。但亞普譚不同意:「如果信心不夠堅定,就不該投入這項志業。」   人行道住民向孟買及其他城市的貧民窟居民解釋她們的做法及成果。幾年下來,全印度六萬名婦女──她們自稱為「婦女團結組織」(Mahila Milan)──合共存了七千多萬盧比(約一百五十二萬美元),並在銀行及其他機構的協助下,貸款將近一億盧比(約二百一十七萬美元)。   亞普譚深信窮人必須互相學習,他開始將這些觀念傳播到海外。一九八九年,一名亞洲貧窮婦女到孟買參加婦女團結組織研討會;兩年後,貧民聯發起一項計畫,定期與南非貧民窟社區領袖聚會交換意見。現在,國際貧民窟居民組織(Shack/Slum Dwellers International)已成功串連三十四國的貧窮社區。   貧民窟居民也十分關切民生問題。貧民聯與印度多處地方政府合作,在貧民窟規畫、興建了八百多棟公廁,造福數十萬人。這些工程的承包商多數是像辛蒂這樣的婦女。由於成效卓著,二○○一年,貧民聯與合作單位還受邀建造一座與實物大小相同的公廁模型,擺設在紐約聯合國大樓的大廳內。   辛南達·坎博住在孟買一棟住宅大樓的一樓,她打開門請我進去。坎博的十四歲女兒楚蒂坐在電腦前。我問她:「你在做什麼?」楚蒂笑答:「玩電腦遊戲。」   屋裏只有二十平方公尺(六坪),坎博一家五口住在一起,其實有點擠,但比原來的家好太多了;他們原本住在距鐵路只有幾公尺的破舊木屋裏。幾十年來,成千上萬的木屋擠在鐵道旁,導致通勤火車車速奇慢無比。到了一九九○年代末,政府終於提出一項改善行車速度的計畫,打算在世界銀行的協助下,安置鐵路旁的六萬多居民,安排搬遷的艱鉅任務便委由貧民聯和促進會負責。但不知為何,鐵路單位在亳無預警的情況下,突然開始拆屋。   亞普譚和同僚想盡辦法讓政府高層注意到此事,花了五天的時間才迫使鐵路單位停止拆屋。但這時已有二千多間木屋被拆,居民被迫露宿街頭。亞普譚雖感憤怒,但並未中斷安置居民的工作。貧民聯和促進會以低於一般行情三分之一的成本快速建造臨時屋,供居民暫時棲身。其後一年內,拆遷居民一一搬進新家。這是全球最大規模的遷移安置計畫之一,因為執行得非常順利,在奈洛比遭遇同樣問題的肯亞官員,還組團到孟買觀摩學習。      回到眼前,亞普譚在一場派對後,正與一位貧民聯的婦女聊天。我請他撥出一點時間接受我的訪問,他勉強同意。   我問他現在的工作還會做多久。他已經六十三歲,患有糖尿病,做過冠狀動脈繞道手術,幾乎一無所有,甚至連銀行帳戶也沒有。   亞普譚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,他說:「這就是我的生活,我樂在其中。我唯一所求,是希望在會議中、或在貧民窟裏,或像在這樣的聚會中去世。」            簡介   對《讀者文摘》亞洲各版編輯而言,選出二○一○年亞洲英雄絕非易事;經過不斷反覆討論,我們終於決定人選。但基於這份決選名單是菁華中的菁華,許多人確實是「平凡人而有不平凡表現」的典範,未免有遺珠之憾,今年我們首度設置五位榮譽提名獎。以下是其中三位。                  亞洲英雄 榮譽提名獎之一   桑段·差勒 大象任務   RAKKIT RATTACHUMPOTH 撰          桑段·差勒(Sangduen Chailert)對大象情有獨鍾,竭盡全力阻止泰國的大象漸漸減少。她說:「泰國的大象面臨嚴重威脅,若不立刻加以妥善保護,不久後可能只有在書本與照片中才能看到。」   四十七年前,差勒在泰國北部的偏遠山區出生,從小就很喜歡大象;十幾歲時,第一次看到泰緬邊界的伐木者利用大象運送木材,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。一九九六年,差勒與家人在清邁創立了大象自然公園。   差勒家族經營旅遊業,專門規畫教育與環保旅遊,另設有一個旅遊網站,公園就是靠他們的家族事業在維持。公園的主要目標是提供大象保護區,讓大象可以在自然環境中安全生活。目前,有三十頭年齡不等的大象在獲救後交由園方照顧。殘障、無母、眼盲的大象,多半得和私人飼主討價還價,花錢救回才能送到公園。       差勒最近的計畫,是要將城市的大象帶回自然環境。現在有數以千計的大象流落在曼谷等大城市,多半被象夫帶著向觀光客或一般民眾討錢。    差勒還計畫在泰國東北部的素林省成立大象中心,那裏是該國大象的原生地。有了這處新的保護區,象夫便多了一個選擇,可以將大象送回大自然。   差勒說:「《讀者文摘》的肯定對我是莫大榮譽,顯示社會仍然關切大象的生存。」       要進一步了解差勒的貢獻,請上網www.elephantnaturepark.org瀏覽。                     亞洲英雄 榮譽提名獎之二   楊蔚齡 柬埔寨的女兒   張青 撰          楊蔚齡,台灣高雄人,一九八三年考取華航空服員,擔任台灣一一九救護志工達六年之久。一九八八年,她在曼谷機場看到一百多名衣衫襤褸的柬埔寨難民即將前往美國,並得知泰國邊境還有幾十萬難民等待國際援助,惻隱之心油然而生。次年,她辭去待遇優渥的工作,加入人權協會成立的「中泰支援難民服務團」,到泰國邊境聯合國難民署所設的難民營服務;並在戰爭剛結束、百廢待舉的年代,協助柬埔寨人民重建家園。   她憶述這段天天與災難和死亡擦肩而過的生活:「付出越多,越發現需要幫助的人很多,在人力、物力、財力上,彷彿永無止境。因此更需要決心、毅力和方法。」    一九九五年,她成立知風草文教服務協會,在柬埔寨開辦學校和流浪兒童之家,同時培訓師資。受惠的既有華裔同胞,也有柬埔寨家庭。十多年來,她秉持「教育除貧」的理念,帶領工作團隊在台灣為柬埔寨失學孩童募款,展開助學、籌措文具和教科書、修建校舍、成立圖書館及師資培訓的工作,至今已有七萬多名兒童受益,改善了許多家庭的生活。   她又陸續開辦鄉村職訓中心、都巴薩柬文中學,藉由收容、職訓、教育、急難救助、無息貸款等方式,幫助柬國人民自力更生。針對偏遠地區少數民族的旱災和痢疾,她在當地協助挖井、製作水缸,分送六百多個家庭。她的愛心奉獻令她獲得「柬埔寨的女兒」美稱,也讓她獲頒許多獎項,包括柬國政府頒贈的「國際 NGO 協助柬國戰後重建一等勳章」。   楊蔚齡說多年來,她完全沒有浪漫想像;「但正因為始終執著,看到一些人因此改變,非常值得,更清楚自己的使命。」楊蔚齡就曾數度陪同難民穿越邊境地雷區重返家園。   她說柬國目前有數十萬誤踩地雷而致傷殘的人,且以青壯年男性居多,卻很少獲政府照顧。她希望協助他們改善家庭生活。       要進一步了解楊蔚齡的貢獻,請上網www.fra.org.tw瀏覽。                  亞洲英雄 榮譽提名獎之三   阿杜爾·薩塔爾·艾德希   「人道是最多人信仰的宗教」      MASEEH RAHMAN 撰             去年底,巴基斯坦軍隊攻擊塔利班份子,數十萬人從巴國西部山區逃離血腥戰場。阿杜爾·薩塔爾·艾德希(Abdul Sattar Edhi)卻反其道而行,前往戰區白夏瓦──西北邊境省份的首府。   八十一歲的艾德希被尊稱為「慈悲天使」或「巴基斯坦的德雷莎神父」。    他說:「宗教絕不提倡暴力,這是對宗教的誤用。」「我來這裏是為了承擔人道任務,為身體無恙的人提供食物、溫暖的衣服和毯子,為戰區災民安排救護車與醫療救助。」    艾德希自一九五○年在港市喀拉蚩設立診療所以來,一直努力不懈地幫助貧苦無依的人。他與妻子碧葵絲共同主持艾德希基金會(Edhi Foundation),管理巴國最大的人道與慈善網絡,業務範圍包括醫院、血庫、救護服務,並為遭遺棄的孩童、吸毒者、貧困婦女、身心障礙者與老人提供庇護。   「我看到有人陷入貧苦無助的境地,便燃起助人的熱情。我協助巴基斯坦人了解人道工作的重要,他們則給我赤子之愛做回報。」    艾德希生於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的班瓦村,一九四七年與信仰伊斯蘭教的親人一起移民到剛獨立的巴基斯坦,在喀拉蚩經營紡織品仲介生意有成後,投入慈善工作。在這個因派系紛爭而四分五裂的國家,他的組織樂於幫助每一個人,不論他屬於哪一個宗教或種族。   蓄著鬍鬚的艾德希是虔誠的穆斯林,他說:「有位二十歲的基督徒女孩為我工作,有人問她信仰什麼宗教,她答說『人道』。人道是最多人信仰的宗教。伊斯蘭教導我們,任何事功的基礎都應該是人道精神。」       要進一步了解艾德希的貢獻,請上網www.edhifoundation.com瀏覽。    欲知更多榮譽提名獎的資訊,請上讀者文摘網站www.readersdigest.com.tw 或www.readersdigest.com.hk。   貧民窟居民組織         印度   名稱:地區資源中心促進會(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AREA RESOURCE CENTERS)   合作組織:婦女團結組織(Mahila Milan)、全國貧民窟居民聯盟(National Slum Dwellers Federation)   聯絡人:Sheela Patel   電話: (91) 222 238 65053   電郵:sparc@vsnl.in   網站:www.sparcindia.org      菲律賓   名稱:遣使會社會發展基金會(VINCENTIAN MISSIONARIES SOCIAL DEVELOPMENT FOUNDATION, INC)   合作組織:菲律賓露宿者聯合會(Homeless People's Federation of the Philippines)   聯絡人:Father Norberto Carcellar, Sonia fadrigo   電話:(63) 2 455 9480   電郵:vmsdfi@info.com.ph   網站:http://homelesspo.blogspot.com   泰國    名稱:亞洲居住權聯盟(ASIAN COALITION FOR HOUSING RIGHTS)   聯絡人:Somsook Boonyabancha, Thomas Kerr   電話:(66) 2 538-0919   電郵:achr@loxinfo.co.th   網站:www.achr.net      柬埔寨   名稱:城市貧民發展基金(URBAN POOR DEVELOPMENT FUND)   電話:(855) 23 720890   電郵:updf@forum.org.kh      印尼   名稱:城市貧民財團(URBAN POOR CONSORTIUM)   聯絡人:Wardan Hafidz   電話:(62) 21 864 2915 - / 86902407   電郵:upc@urbanpoor.or.id 網站:www.urbanpoor.or.i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