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七班的家

關於部落格
我的歌將成為你的夢的翅翼,將你的心移送到不可知的岸邊。~泰戈爾 導師 高敏學
  • 46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蘇東坡小故事

東坡小故事 躲不開的佛印      蘇東坡有個和尚好友-佛印,此僧好吃且葷素不忘。每次東坡請客、設宴,他都不請自來。有一天冕上,東坡邀請黃庭堅泠舟遊西湖,備了許多酒菜,特地相躲開佛印和尚,故沒有聲張,二人悄悄上了船,等船離了岸,東坡笑著對黃庭堅說:   「每次聚會,佛印總是不請自來,大吃大喝,今冕我們總算躲開了他,到湖中喝酒吟詩,玩個痛快!」   誰知佛印和尚事先得到消息,早一步上了蘇黃二人所租的遊船,躲進船艙板底,藏了起來。   東坡的遊船悠悠蕩蕩,來到了湖中,二人興致正濃,東坡提議道:   「佛印不來,我們清靜多了,如此良辰美景,我們來行酒令,如何?」   「好!」黃庭堅說。   「這回酒令,定個規矩,要說四句,前二句要寫眼前景,後二句要用經書上的話,韻腳前二句用『開』、『來』,後二句要用『哉』字結束。」   「好!」   東坡乾了酒杯,唸道:   「浮雲撥開,    明月出來,    天何言哉?    天何言哉?」   黃庭堅望著滿湖蓮萍,接著行令道:   「蓮萍撥開,    游魚出來;    得其所哉!    得其所哉!」   這時,躲在船艙皮底的佛印,聞著酒飯香味忍不住,就推開船艙板,跳了上來,行令道:   「船艙撥開,    佛印出來,    愁煞人哉!    愁煞人哉!」   蘇黃二人看見有人推開船板跳了出來,以為是壞人,及至看清是佛印和尚,又聽得他行的酒令,忍不仕哈哈大笑,東坡走過來拉佛印喝酒,說道:   「你藏得好,酒令也行得妙,想不到到了湖上還躲不開你。好吧!喝酒吧!」   他們三人一塊賞月遊湖,吟詩喝酒,尤其是佛印和,尚又逮到機會,大塊朵頤一番! 謎語嘲僧   有一天,東坡到金山寺遊覽,寺內主持趨炎附勢,鄙視平頭百姓,東坡看右眼裡,心中不悅。後來主持得佑來客是大名鼎鼎的蘇東坡,立即笑臉奉承,臨走時,再三請東坡題副對聯。蘇東坡若有所思,便提筆寫道:   「日港香殘,去了凡心一點;    火盡爐寒,來把一馬拴牢。」 主持洋洋大喜,忙叫小和尚高高掛在佛堂內。一天,有個書生進,看了佛堂這副對聯,掩人而笑,直朝廟僧瞧去,主持見他舉止有異,便問他:   「你笑什麼?」   書生指著東坡的對聯說:   「人家罵你哩!」   主持對著對聯,琢磨半晌,終於看出名堂了,又羞又憤,滿臉通紅,忙叫小和尚把對聯取下來。   原來東坡這副對聯是一道謎語,猜出來了嗎?謎底是「禿驢」 一路免稅      東坡任官杭州時,公餘之暇,邀了幕僚朋友到靈隱寺遊玩,剛進佛殿,一衙役來報:稅卡上抓到一個犯人,南劍州(今福建省南平一帶)人,名叫吳味道,假冒蘇東坡名,偷運貨物。東坡一聽,心中有氣,便問犯人押在何處,衙役回答已押在寺外,聽候審處。東坡吩咐將犯人帶上來。   不一會兒,犯人被帶進來,東坡一看,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,眉清目秀,舉止斯文。東坡心想:這個斯文書生,不像個行奸要騙之徒,莫不另有隱情?這麼一想,東坡臉上氣色也平和了,問道:   「你就叫吳味道嗎?」   「是,大人」底下的年青人戰戰兢兢回答。   「看樣子,你不像生意人嘛!」   「小人是讀書人。」   「既是讀書人,就該知書達禮,有廉恥之心,為何麼冒本府姓名偷運貨物呢?」   吳味道慌忙下跪,恭恭敬敬地給東坡認錯磕頭,說明原委-   吳味道本是上京應考的生員,家鄉讀書人不多,能上京應試的就更少啦,為了家族、地方的榮耀,鄉親們合力出份湊錢給他路費。由於南劍州往京城的路途很不太平,銀子帶在身上容易被搶,若加抵抗,性命都沒。於是吳味道便將銀兩換成百件紗綢,混在萬衣之中,待至京城換錢使用。又想如今關卡林立,稅收極重,若一路過關納稅,到京時,百件紗綢就可能只得半數的錢。吳味道左思右想,終於想到二個逃稅妙法。他將紗綢打包成捆,包裝袋上寫上很大的字:   煩帶交 京師蘇侍郎轍收 軾記    吳味道想,憑二蘇的名氣,定能一路免稅,到達京師。那裡料到剛到杭州城就被逮到……。   吳味道說完,再三哀告:   「望大人慈悲,念在小人事出無奈,饒怒小人一次!」   東坡聽了原委,很同情他,不想治他罪了,倒想試試吳味道的才學,便說:   「吳秀才,要我放你不難,只要你能對上我的對子。」   吳味道一聽,眉開眼笑,自認尚有些墨水,便道:   「請大人賜教!」 東坡隨口出了上聯:   「天上星,地上薪,人中心,字義各別?」   吳味道想了想,對了下聯:   「雲間雁,簷前燕,籬邊鷃,物類相同」   東坡點點頭,稱讚對得不錯這時,他望見寺外的西湖,只見水退後留下一片沙灘,便又出了上聯:   「雨打沙灘,沉一渚,陳一渚。」   吳味道一驚,眼中叫苦,好一會兒,忽然瞥見佛案上沒燒完的蠟燭,靈機一動,立即對道:   「風吹蠟燭,流半邊,留半邊。」   東坡臉帶笑意,忽然,他又指著佛殿上三尊大佛,出了上聯:   「三尊大佛,坐獅,坐象,坐蓮花。」   吳味道立即朗聲對道:   「一個書生,攀龍,攀鳳,攀桂子。」   東坡一聽,拍案叫絕,脫口讚了一句:   「衝茅稚子璠璵器!」   吳味道恭敬地向東坡施了一禮,答案:   「翰苑仙人錦繡腸!」   東坡呵呵大笑。他將吳味道帶回府衙,設宴款待。吳味道臨行,前東坡命人挑過他的貨物,撕去舊封皮,飽蘸濃墨,寫上兩行很大的字:   「煩帶交 東京竹竿蘇宅蘇子由弟收 軾記」   寫完,他對吳味道說:   「這回再不會有人拿獲你,也不會有關卡找你收稅了。」他又寫了一封信給蘇轍,說明事況。   吳味道平安到達京師,如期赴考,果然高中,他又親赴杭州,拜謝東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